只与父母亲友团聚十天又匆匆赶回上海
2019-04-19 16:4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ruth的女儿、74岁的betty(中文名白丽诗)可能是目前在上海的唯一经历过日军集中营生活的外国人,她和中国丈夫王正文一起写下了集中营回忆录shanghaiboy,shanghaigirl。这里有我童年时代最美好和最悲惨的记忆。我热爱上海,热爱从患难中一起走出来的上海人。白丽诗笑着说,i am ashanghai girl。白丽诗家如今成了当年集中营幸存者故地重游的接待站。

抗战胜利后,白丽诗的父亲johnbarr麦伦中学的普通英文教师回到祖国,只与父母亲友团聚十天又匆匆赶回上海,一头投入麦伦的复校工作,直到1952年麦伦改制为继光中学,才和ruth一道双双离开上海。

1995年,斯各特国际逃亡小分队中最年轻的一位来过中国,回到龙华集中营旧址沉默了许久,然后他又沿着当年的行程重走了一遍,还找到了当时帮助他的中国人。斯各特后来再没回过中国,但对中国依然念念不忘,还把他的经历整理成了笔记。斯各特的女儿帕梅拉?格鲁法女士把父亲的日记捐给了帝国战争博物馆,但她希望把笔记和其它一些东西交给中国博物馆收藏。

逃亡前,斯各特对共产党一无所知。但3个月的相处、帮助和照料,使斯各特对那些人产生了深深的好感与感激。

他们也没回到老家,而是在文化与上海颇接近的香港继续任教,直到60年代退休才回苏格兰。barr退休后担任过苏格兰中国友好协会的秘书长。他常常会写信给政府官员和贤达人士,敦促他们支持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

小卜的母亲黄素娥是中国人,小卜自幼长在上海,从小又是由上海阿妈带大的,能讲一口地道的上海本地话,加上与中国人差别极小的外表,居然骗过了日本守卫,堂而皇之带着一家三口走出了集中营,然后在上海朋友的帮助下到了大后方昆明。

白丽诗一家经历过日本轰炸虹口、家业全部毁于一旦的惨痛,日本人进入租界后,他们全家又被投入龙华集中营,受尽折磨。

穿过两排带钩子的电缆后第一个障碍就是一条小溪,接着难友们沿一条小径穿过两片农田,来到一片布满了小池塘小沟渠的旷野,在雨夜极低的能见度中,领路的斯科特两次掉进了河里。

在指定时间,难友k和u都到达了锅炉房的后面,他们去切断很粗的电缆。在会合了另两名难友h和l后离开集中大厅时,猛地迎上一束手电强光!反应敏捷的难友们立刻靠着大楼躺下来,这才没有跟守卫撞个正着。

上海作家程乃珊的母亲毕业于圣约翰大学,据她回忆,此前还有当时圣约翰大学老校长卜舫济(f. l.pott)的儿子、时任圣约翰大学教务主任的小卜卜其吉(james pott)也逃出了集中营。

游击队决定送逃亡小分队去昆明或桂林。当时除了有河流的地方可以乘舢板,几乎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只能一路步行。游击队还给逃亡者们提供路费,一路照料,甚至在他们体力不支时背他们走。

逃亡路上岗哨不断,难友们好几次都和拿着手电筒巡逻的人很接近,幸好每次都是擦肩而过。凌晨3点,难友们感觉自己已经接近了铁路,但被一条大河阻挡了行进。3点30分,难友们决定躲进一片麦田。

在各方协力下,这支5人国际逃亡小分队总共走了3000英里,历时3个月,最后到了重庆。斯各特从那里到澳大利亚与家人团聚。另外几个人去了昆明,转道去了印度,其中一人去了美国。他们的经历后来被英国bbc电视台拍成纪录片。

第3天晚上,他们藏在麦地里时突然跟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打了个照面,吓得小女孩扭头逃回了村庄。一个小时后来了个男人,让5人国际逃亡小分队跟他进村。后来他们才弄明白村庄里潜伏着一支共产党的游击队,这个男人就是游击队成员。一开始游击队以为他们是日本人的间谍。

6月2日11点半,逃亡小分队到达浙江临安天目山,便被立即带到了游击队营房,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下午4点还在侯延龄(音译)司令的屋子里洗了个澡。

第二天早晨,逃亡者们见到了涂着血色太阳的飞机在低空盘旋搜索。显然,日本人已发现他们逃跑了。于是逃亡者们决定在麦田里一直呆到晚上才继续前进。他们曾计划逃出后和熟人联络,现在发现这根本不可能。

6月20日12点半,在向上饶进发的途中,斯各特的老毛病疟疾发作。次日早上6点30分抵达上饶时,斯各特在一位传教士送来的奎宁帮助下彻底地睡了一晚。

6月21日,斯各特的一个朋友通过中国外交部给逃亡小分队汇了5万美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iegoumerez.com二肖中特期期100准,五码中持,蓝月亮开奖现场,3608手机看开奖结果,4850.com金吊桶单双中特,4850.com金吊桶单双中特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