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有一种担忧:摊子铺得这么大
2018-07-14 18: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太行山八赋岭南麓,一个到目前为止不足千人的普通小村庄。这个村子因石拐会议而知名,八路军留给这个村子的不仅是故事,而是一种精神,一种力量。它感染、鼓舞、召唤一代又一代石拐人舍命相随,将信念的力量嵌入古老中国的历史命脉,推动这个曾经山河破碎、几近亡国灭种的国度走向独立、走向富强、走向复兴。(一)老井是中国绝大多数村庄最真实、最难以雕琢的记忆。石拐村的村口,有一口老井,这口井开凿于74年前。如果一个人对“文物”感兴趣,走到石拐村,村口这口滋养着乡民们的老井就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对象。1937年11月,朱德总司令率八路军总部来到和顺县石拐村,在这里召开抗日动员大会。村民们看见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将领站在一块石头上激昂慷慨地给广大官兵讲话。由于八路军官兵平等、衣着统一,村民们根本不知道眼前就是赫赫有名的朱德总司令。开会期间,朱总司令了解到村民们吃水困难,遂组织战士在开会间隙打了这口井。直到朱总司令走后,摆脱吃水之苦的村民们才知道那就是他们早就听说过的朱总司令。一时间这口井成了村民们口耳相传的佳话,时至今日,这口老井仍然是老人们津津乐道地向孩子们讲革命故事的主题。朱总司令的英姿永远留在石拐人的心中,他站立的石块已经成了一座丰碑,化成汗青上的绚丽色彩,成为石拐人心底的记忆。建立石拐纪念馆时,经村里的老人指认,这块灌注着历史灵魂的石块,被请入了纪念馆,向世人昭示着一代伟人的风采。石拐会议时,朱德总司令在离石拐几华里外的仪城村暂住村民程步青家的两进四合院里,北房就是朱德的办公室和居室。直至现在,仪城村许多老人仍对朱德的一言一行记忆犹新。朱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还十分关心地方党组织建设,亲自介绍仪城村青年赵光明加入中国共产党,人们亲切地将赵光明称为“朱德党员”。石拐村地势险要,一陡峭石崖如雄关挡道,贴石崖有一条鸡肠路,从半腰穿过一个山岭,展现在眼前的便是一块神工鬼设的山中平地。它包裹在四周巍峨高峻的群山间,显出不同寻常。它的北面,北万山和人头山并肩而立,如兄弟临风;它的西面,三县垴如同巨屏,将晋中平川拦在山外;它的东面,奇石峰突兀地立在龙旺河上,如支柱直插云天;它的南面,则是入山的路径,那岭叫石足岭,山势在此略降,却依然挺拔险峻,拦阻着清漳河东去。这块被群山环抱的平地,方圆数里,山清水秀,疑是天外福地。平地西缘,有一个不足百户人家的村庄,住家多系青砖青瓦,遮隐在疏密相间的树林中,显得风景秀丽,十分迷人。记者在老乡的指点下,来到一处院落,此处也有些破败,一排四间石窑坐东朝西,屋顶青草茵茵,一株寸许粗细松树居于其上,显出勃勃的生命力,它枝干向天,向世人诉说着74年前的辉煌,这就是石拐会议的旧址。周围的房子早已成了瓦房,这排石窑依然矗立,虽然破败,但是没有丝毫倒伏的意思。石拐村的老人说,日本人为了雪百团大战打败之耻,派飞机轰炸曾为百团大战129师师部的石拐村。飞机狂轰烂炸,这所石窑及周围的房子却安然无恙。人们都说这所房子有神佑。后来才听说,日本人在飞机上望见,农田里堆扎起来的蓖麻秆,圆圆的围起来直径5米大小的堆,一个接一个,绵延数里。日机以为是村庄,石拐由此逃过一劫。(二)刘伯承、邓小平与石拐有千丝万缕的情缘。1937年11月11日。村西头一个大院。八路军总部临时驻地。刘伯承和张浩挥马赶来时,大院中临时会议室里已坐满了人。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左权、薄一波等均在座。刘伯承和张浩就势在门口落座,被朱德叫住了:“伯承、张浩,中间坐,今天你们是唱主角的,不能往旮旯里躲么。”朱德问129师怎样在太行山立足时,刘伯承说:“通过划分军分区、建立军区把其作为正规军的一级军事行政组织。它的职能包含着国民的军事教育、战争的动员,兵员的征集、资料的积累及复员等积累武装力量的事项”。“主意不错。”彭德怀品出了味道:“问题的关键是,这个方案怎么实施呢?”“这正是我下面要汇报的。”说话间,刘伯承站起身来,走到地图前,拿起指示棍,在地图上边指点边说:“我们准备在此区域内先划分六个军分区,一个军区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单位,把师的主力分散开去,作为分区的基本部队。师部只留一个团左右的兵力机动作战。这六个军分区具体是这样划分的。第1军分区自邢台至石家庄铁路以西的获鹿、井陉、阳泉(不包含),铁路以南的昔阳、和顺(不包含),以平定的丁家峪为活动重心,向东、北两面游击;第2军分区含和顺、昔阳、寿阳、榆次、太谷、仪城镇等地,以仪城镇为活动重心,向西北方向游击;第3军分区含黎城、涉县、磁县、沙河、辽县、榆社、武乡等地,以辽县的温城为活动重心,向东面的平汉线游击;第4军分区含榆社、祁县、介休、洪洞、屯留、沁县等地,以沁县的漳源镇为活动重心,向同蒲线游击。以上四个军分区是第一步分兵的重点,立稳脚跟后,再向南扩展。这样,平汉路至安阳以西的漳河、黎城、襄垣、长治、高平、晋城、济源,可划分为第5军分区,以潞城微子镇为活动重心,游击平汉路。第6军分区则以济源、晋城(不含)、长子、安泽、临汾及汾河至黄河夹道的地域为范围,以沁水的隆化镇为活动重心,游击同蒲线。当然,以上的划法,还不能视作定稿,具体视情况而调整。不过,我们认为这个方案是可行的。”朱德有一种担忧:“摊子铺得这么大,战线拉得这么长,一下子伸展得开么?”张浩道:“这个问题我们是有所考虑的,部队进入正太路时,已作了部分安排。”刘伯承回到座位上说:“部队改编时,有一部分干部没法安排,集中在教导团学习。我想,这些干部都具有丰富的作战和群众工作经验,正好派上用场,由他们率工作队分散到各分区,结合当地组织,组织游击队。10月中旬,我们请倪志亮参谋长派遣秦基伟、赖际发等率九个工作组,每组5至10人,到正太路南侧活动,现在已组织了多支游击队。他们的经验是:只要有人去,和地方党组织及牺盟会结合起来,没有拉不起的队伍。现在,我们准备在太行山推行这一经验,并着手在地方游击队的基础上建立独立支队。此外,我师骑兵营已开拔冀西,这是去探路的,看能否在平原地区站住脚。”就此,刘伯承的129师开始了太行山的战斗生涯。“百团大战”打响后, 129师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再次来到石拐,并把师前线指挥部设在石拐,1940年8月18日,在石拐召开由左中右翼破击队指挥员参加的作战会议,部署了正太铁路破击战。石拐人民跟随主力部队到阳泉至赛鱼铁路段破路基、烧枕木、掀铁轨、转运战利品。和西县各村均成立妇女接待站,为前线运送粮秣,转运和护理伤病员,缝制军衣、军鞋等,有力地支援了前方抗战。石拐成就了129师的英名,129师也让石拐名震一时,两者已融为一体,成为一段光辉历史的共同主角。(三)与石拐村仅一路之隔的翟家村也因一口井引出了另一段佳话。石拐会议后,八路军在太行山区第一支游击部队成立了,对外称“秦赖支队”,秦基伟任司令员。《秦基伟回忆录》“秦赖支队威震太行”文中这样记载:“我带的游击队在和顺石拐镇住了半个月,赖际发同志领着榆次游击队也赶到了,他的队伍主要是晋华纱厂的工人,有一百多号人。根据129师命令,我们两支游击队再加上阳泉煤矿工人游击队,合编在一起,从此诞生了八路军在太行山区的第一支游击武装队伍――秦赖支队。”和顺的老百姓亲切地称秦基伟司令员为“秦大胆”。日军经常来轰炸石拐村,秦司令员住在离石拐村一路之隔的翟家庄。躯干伟岸、浓眉赭面的秦基伟将军,威风凛凛,目光夺人,被誉为“神将”。 这位第一(晋中)军分区司令员,每战必亲临前沿侦察、指挥。1945年8月,他身穿便衣,腰插菜刀,夜闯太行山下小根村日寇炮楼,和顺人民说他像走亲戚一样就炸飞了炮楼。站在石拐村的村头,就能看到秦基伟将军手植的大树。1985年4月7日,秦基伟将军来到翟家村,当年他与他的战友们亲手栽种的幼苗如今也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村民们对这几棵树倍加爱护。老人们总要向年轻的一代人讲述这些大树的来历。当时正值春天栽种的季节,秦基伟将军又兴致勃勃地亲自挥锹铲土,在这几棵树不远处的空地上栽种了几棵油松,而今,这几棵油松也已亭亭如盖、郁郁葱葱。这几棵树和石拐纪念馆遥遥相对,共同向路人诉述着共产党人的爱民情怀和丰功伟绩。在匆忙的行程中,秦基伟将军关切地询问村里的生产和群众的生活情况。在翟家庄,当秦基伟将军了解到当时村里700口人使用的还是当年300口人的那口井,水源严重不足时,他当即答应由部队帮忙再打一口井。几个月后,一口新井打成了,解决了村民吃水困难的眼前事。(四)石拐,是太行山区最早布下革命星火的地区之一。这点点星火随着石拐会议的召开渐成燎原之势。1932年,和顺上北舍村人陈学温与另两位共产党员常孝忠、李先生(不知其名)秘密回到石拐、仪城、翟家庄进行党的地下活动。他们以探亲访友为名广泛接触贫苦农民,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启发思想觉悟,在这里播下了革命的火种,为和顺党组织的发展和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奠定了基础,创造了条件。1937年10月下旬,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指示,中共晋中特别委员会在和顺县石拐成立,陶希晋任书记。第二年5月,与冀晋特委合并组成晋冀特委,辖榆次、太谷、寿阳、和顺、平(定)昔(阳)东、辽县、榆社、祁县及平定等县。工作任务是在这10多个县的广大农村建立党的组织,开辟根据地,坚持敌后抗战。遭到沉重打击的日军,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报复性的扫荡。日军来石拐五次都没找到人,便每次放一回火,反复五次将房屋窑洞烧成焦土。在石拐附近村庄,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亮儿沟惨案”和“羊蹄凹惨案”。面对日寇的屠刀,英雄的太行儿女始终没有屈服,本着血债要用血来还的精神,继续打击敌人,直到日寇投降,抗日战争取得最终胜利,抗日战争中石拐出了4名烈士。石拐会议的召开带来了如火如荼的抗日新局面。受石拐会议的感召,和顺儿郎踊跃参军,仅1937年一年,全县发展民兵5600名,县、区、村三级成立农救会、工救会、妇救会、青救会、儿童团、武委会等群众抗日救亡组织20余个,发展会员1.5万余人。抗日期间全县8万人口中,参军入伍者2120人,遭难军民9961人,其中党员干部1213人。根据地四周辐射不断扩大,日军阵地步步后撤,至1945年4月和顺县彻底收复,使太行区扩大人口4万余人,土地1000余平方公里,巩固了晋冀豫太行根据地。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129师总部、秦赖支队、新十旅、晋冀豫省委、晋冀特委、中共太行二地委、二专署、太行军区第二军分区、晋东南牺盟总会等党政军领导机关,都曾驻在石拐,和顺被誉为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实验县、模范县和晋中抗日 “首府”。太行山巍然屹立,铭记着老区人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清漳河奔流不息,传颂着老区感天动地的壮丽诗篇。石拐,太行山中的一座不朽的丰碑,晋中儿女心中的革命圣地,它将永远激励我们开拓创新,奋勇前进!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iegoumerez.com二肖中特期期100准,五码中持,蓝月亮开奖现场,3608手机看开奖结果,4850.com金吊桶单双中特,4850.com金吊桶单双中特版权所有